名柯與江戶川亂步!阿比丁的《名偵探柯南》劇情分析(十四)

名柯

嗨大家好,我是阿比丁。上回提到柯哀之間的打情罵俏,還沒看過該篇文章的朋友,可以點擊這個連結。今天跟各位分析名柯與江戶川亂步的關聯,並以此為基礎,嘗試解讀毛利蘭、吉田步美兩位角色。本文深受對岸 Up 主印-度-蜜-蜂-Official 之哲學啟發,有興趣者可以去看看他的影片。

名偵探柯南

為何提江戶川亂步?

之前的文章中,曾提過青山在角色命名上的致敬與著墨。如小蘭的原型為《亞森·羅蘋》的作者莫里斯·盧布朗,一個柯南·道爾與江戶川亂步不太欣賞的作家。

而提到江戶川亂步,首先會聯想到的,就是江戶川柯南對吧?將江戶川亂步五個字拆解後,能得到兩個部分,分別是姓氏江戶川,與名字亂步。想當然,「江戶川」代表的是柯南,而「亂」與「步」呢?這裡先賣個關子,等會兒替各位解答。

江戶川亂步

日文中的音讀與訓讀

進入正題之前,有必要對日文漢字的音讀、訓讀做個簡單的介紹。所謂音讀,意指日文漢字保留了原始中文字的形、音與義,常見於生硬詞彙或專有名詞。而所謂訓讀,意指日文漢字完全改變讀音,只保留原始中文字的形與義,常見於口語表達或生活用語。大部分的日文漢字皆有音讀、訓讀兩種讀法,如「金」的音讀讀作「kin」,訓讀則讀作「kane」。

名偵探柯南日文

江戶川亂步的真正意涵

為何要介紹音讀與訓讀?因為其中隱藏著足以解析小蘭與步美兩位角色的秘密。毛利蘭的「蘭」音讀作「ran」,與江戶川亂步的「亂」同音。吉田步美的「步美」則訓讀作「ayumi」,與江戶川亂步的「步」同音。

在中、日、韓、台等儒教文化圈,姓氏就像植物的根,是個人乃至於一整個家族的基底與支柱。而名字則有如植物的葉和果實,足以區分家族中不同的個體,亦是個人意志的延伸。

換句話說,名字是從屬於姓氏的,是為了補充姓氏之不足而存在的。以此觀點來拆分江戶川亂步,即能得出作為主角的江戶川是故事核心,任何角色、劇情都必須直接或間接與他產生聯繫(如各 CP 的護身符對應柯哀的護身符)。而喜歡主角的亂(小蘭)與步(步美)就像是作者安排的兩面鏡子,分別以自己的立場與視角,為觀眾映照出主角成長茁壯的歷程。

柯南日文發音

相似卻又不相似的小蘭與步美

進展至此,肯定有人覺得我在唬爛,還請各位先別急著下定論。眾所周知,小蘭與步美都是無法進入主線的角色,只會登場於日常案件。雖說兩人在推理上的造詣相差無幾,推進劇情的能力也差強人意,但在本質上卻有很大的不同。

受限於種種原因,小蘭幾乎不曾參與新一(或柯南)的推理,更多時候只是打打電話當 NPC,接下來就沒她的事了。因此,觀眾無法透過小蘭的視角觀察新一(或柯南),亦無法看見兩人作為青梅竹馬共同破案的默契。甚至連小蘭自己都不太清楚,新一到底做著什麼樣的工作,遭遇過多少危險與困難。

作為青山安排在主角身邊的鏡子,這樣的表現是非常不及格的,完全無法將新一的形象準確呈現給觀眾。這裡呼應了音讀「生硬且不易使用」等特性,也符合「亂」這個字的含義(紊亂不清)。

名偵探柯南dcard

那麼步美又是如何呢?她的狀況恰好與小蘭相反。步美作為少年偵探團的一員,即使無法直接幫助柯南破案,卻能以「觀察者」與「陪伴者」的身份持續參與大大小小的案件。在日復一日的相處中,觀眾很容易藉著步美的視角看到柯南的成長與變化,進而加深對作品的解讀與思考。這也是為何許多粉絲認為,柯南遠比新一成熟穩重的原因。

肯以肯定地說,作為青山安排在主角身邊的鏡子,步美要比小蘭稱職多了。這裡呼應了訓讀好懂且平易近人等特性,也符合「步」這個字的含義(一步一腳印)。

名偵探柯南ptt

工藤新一鹿死誰手?

所以說,根據以上的分析,原來步美才是主角配偶的最佳人選嗎?答案是否定的。本文一直強調無論是小蘭或步美,她們都是青山安排在主角身邊的鏡子,是幫助觀眾了解主角的存在。這類型的角色固然重要,卻由於作者為其加諸之各種限制,往往無法看清主角的全貌。

無法看清主角的全貌?這又是什麼意思?打個比方來說,毛利蘭不知道新一就是柯南,因此無法明白身體縮小之後,其個性與想法上的巨大變化。簡而言之,小蘭喜歡的並不是隱姓埋名的死神小學生,而是過去那個驕傲莽撞的工藤新一。同理,吉田步美受制於年紀與眼界,無法理解並進入新一的成年人世界。步美喜歡的並不是叱吒風雲的天才高中生,而是現在那個溫柔穩重的江戶川柯南。

名偵探柯南巴哈

更進一步地說,相似的論點甚至能套用在世良真純身上。根據〈漣漪篇〉的內容,觀眾可以從上帝視角得知,當年的小世良深受小新一的吸引。因此兩人重逢後,撇開 APTX4869 等複雜因素,世良對柯南的興趣,似乎遠高於其對新一的興趣。這代表什麼呢?代表世良喜歡的是小時候的新一、現在的柯南,與那個高中生偵探工藤新一並沒有直接的關係。

愛奇藝柯南

不完整的工藤新一

總結以上三人之共通點,得以發現她們眼中的工藤新一是不完整的,是帶有各式各樣偏見和濾鏡的。小蘭心目中的新一無所不能,是如同神一樣的存在。但事實上新一只是個凡人,會迷惘也會受傷,當然也並非無所不能。

步美心目中的柯南聰明可靠,但終究是個小學生。她無法明白柯南面對的巨大磨難,無法明白柯南為了對抗組織所付出的努力與心血。世良心目中的新一是個睿智有趣的少年,不僅推理能力了得,還深受大哥赤井秀一的喜歡與肯定。但他對青少年時期的新一其實了解甚少,而柯南似乎也有意將她隔絕在自己的世界之外(為了保護灰原)。

總的來說,作為主角配偶,小蘭、步美與世良都是不合格的。對所愛之人的不了解,最終必會引發蝴蝶效應,為兩人之戀愛關係埋下暗雷。最具代表性的案列,正是阿比丁之前聊過的〈死羅神篇〉,有興趣的朋友請看這篇文章。話說本文已經進入收尾階段,竟都沒什麼提到小哀,因此最後就以小哀來收場吧。

江戶川柯南

為何我一直堅定地認為,小哀是工藤新一最終的歸屬?因為在她眼中柯南就是新一,新一亦是柯南,就如同露易絲眼中的超人與克拉克。換句話說,與小蘭或步美不同,灰原可以從各種角度切入,為觀眾建構出形象最立體、性格最飽滿的工藤新一。

而站在小哀自己的立場,對所愛之人全方位的理解,得以讓她看清對方的優點與缺點、堅強與脆弱。為新一的堅強喝采的同時,也願意分擔新一的脆弱並成為他的保護者。如此成熟而真摯的愛,才是主角真正需要且應得的愛阿。

柯哀曖昧

這次的名柯劇情分析在此告一段落,謝謝各位的閱讀。喜歡《名偵探柯南》的朋友,歡迎加入阿比丁的 LINE 社群臉書社團,一起討論柯南世界中的大小事。

柯哀